坏壊ヤ孩孓气

【闲话】说给作者

西红柿精:

一个相当现实的问题:在你的文章里,你觉得应当讲的都讲了,该提的都提了,该点的也点了,可是读者A表示太直白,读者B表示太隐晦,读者C表示通篇堆砌辞藻空洞无物真过分,读者D表示根本没有描写文笔之辣鸡仿佛小学生作文。


请看这个现实的问题。它有一个大前提,是“在你的意识里,你已经把故事讲到位了”。这是以下我说说的东西的根本,如果在这点上你对自己有所怀疑有多所动摇,那么所有锅都只能扣到自己头上。


因为你怀疑你的文章,某处是不是写得有问题,你心心念念地想,这个位置的问题会不会导致读者看不懂后文,然后果真有人跳出来问你,这里是怎么回事,我看不明白,那么你所的怀疑的东西就是有所印证的事实了。


并且:你是作者,你清楚自己想要写的东西,在“一切都清楚”的光环下,是“只有你自己清楚”,还是“你已经把它表达清楚了”?要知道,人的思维有一个现象,就是“我默认自己知道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,如果他不知道,那他是个智障”。


所以,请先认真分辨这事情是不是出在自己身上。


如果你认为自己写的东西没有问题,请看下去。


读者就是读者,他们不是作者。


同样的文字作品,给读者读和给作者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。作者,我是说那些写作技能和经验丰富娴熟的作者,他的阅读能力,对文字作品的分析能力也更强。他能发现你的文章里可能是伏笔的地方,可能将要进行抒情的地方,可能应当留白的地方,等等等等,从而判断你的文章在较为专业的层面上是不是一篇“可以”的文章。


而大部分读者,都只是在看你的文章他们喜不喜欢,明不明白,有没有感动他,有没有让他记住,有没有让他爱不释手,暴风哭泣,旋转上天,疯狂打call。如果没有,那你的文章就不是好文章。


这是创作者和消费者的角度问题,并不是说读者这样就不好。从食客的角度来说一道菜不好吃那就是不好,没什么可说的。


这是喜好问题了。


另一个,是读者自身的阅读结构和习惯问题。


你给一个看惯了刷图升级扮猪吃虎的人读卡尔维诺是没意义的,给看惯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看弃妃逆袭吊打白莲花也是没意义的。


他们可能是读的东西从来不用过脑子,因为都是小白爽文没什么过脑子的必要,所以你写得稍微不那么直白,他们用进废退的脑子就反应不过来了。他们可能是最喜欢克苏鲁,也喜欢马尔克斯,所以你写得稍微有些直白,就填不满他们脑子里的沟壑,这都是身为作者控制不了的事情,如果你要控制,就只能多写一点,用作品去反向筛选读者。


再一个,众口难调。作为一个作者,“读者说”永远是你的参考资料而不是行动纲领,你永远不应当只为读者而写作(尽管你可以这样声称,但请不要当真)。所以我在一开头就说了,先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问题,如果没有,那你们读者爱怎么讲就怎么讲,看不懂是你自己的问题,不爱看就别看找你爱看的去。


做事的和不做事的有什么区别,后者永远对前者有发言权。



评论

热度(311)